電話:15609041541

您的位置:主頁 > 婚姻調查 >
上海市私家偵探

大連私人偵探:當強勢兒媳遇上霸道公公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余子

  安青是我的朋友。氣性脾氣的對味,讓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姐妹。于是乎我理所當然地見證了她的十年愛情長跑,七年公媳大戰。

  安青和男朋友文西,都是彼此的初戀。

  大連私人偵探小子模樣周正,劍眉,純天然歐式雙眼皮,高鼻梁,薄唇,瘦得恰好的身材,嫩柿子般的青澀,成績也是班里名列前茅的。

  安青小文西一歲,長相一樣青春,甚至精致,蒙古血統的骨骼清奇,總讓本存一顆女兒心的安青被迫成熟。一個高高大大的女子溫柔低聲的說話總是讓人覺得別扭,安青索性破罐子破摔,愣是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漢子形象。

  三年高中生活,安青和文西過著蜜糖般的小情侶生活。按道理,在高考的壓力下,早戀是禁止的,偏偏兩人成績都是班里數一數二的好,老師便也不加阻止,讓一眾人羨慕不已。

  高考結束,兩人又雙雙考入本地的一所大學,雖是不同專業,也不同班,但每天也能一起吃飯游玩,花前月下。

  安青是個享受當下的人,對男友對愛情,信奉的是席慕容式的愛情態度。她的簽名一直是:在年輕的時候,如果愛上一個人,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若你們能始終溫柔的相待,那么,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暇的美麗。

  有這樣的女友,不小氣,不多疑,想法獨特,外在美麗,內心獨立,文西是幸福的。

  然而生活的晴雨表上不止有晴天,還有雷雨天。安青和文西第一次不驚天也不動地但陰霾的吵架是在第一次見家長后。

  高中時候他們的情侶關系,雙方家長當然是知道的,但都只當小孩子過家家。及至上了大學,看他們仍舊在一起,文西父母便讓文西邀請安青來家里玩。

  一向個性獨立的安青,在這件事上征求我的意見,“丑媳婦早晚要見公婆,你說我該買什么禮物給他爸媽?穿什么比較好看……”安青的喋喋不休與拿不定主意,讓我看到了她對此次見家長的重視。

  后來安青給文西爸買了襯衣,給文西媽買了包包,都是牌子貨,整整花了安青三個月兼職的儲蓄。文西給了安青一個甜甜的吻,贊賞她的懂事。

  見家長的第二天,安青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時間,陪她喝酒聊聊天。安青約我到碧陽湖邊,隨同她一起下出租車的還有一箱啤酒。

  安青把啤酒全部打開,對我說:“我知道你的酒量,你小口小口地喝,聽我說就行了。”我知道她的脾氣,便拿了瓶啤酒,坐在她對面。安青的語氣仍舊如常,只是多了些憤懣。

  “你知道的,我最后給他爸買了襯衣,給他媽買了包包,這挺合適吧?可是我們到他家之后,他媽倒是挺好,他爸一看我買去的東西,臉色就拉長了不好看,我當時以為自己買錯了不合人家的心意,心里還咯噔一下。”說完,安青灌了一大口酒,酒精讓她不適應,她劇烈咳嗽起來。

  她是個不喝酒的姑娘,但我沒有阻止,有些時候,人是需要發泄的。

  “菜是很豐盛的,可是因為他爸的臉色,我吃得很不是滋味。”安青繼續說。

  “后來我去衛生間,居然聽見他爸問他:‘買東西的錢是你的?她一個鄉下姑娘,哪來的錢買這么好的東西?怪不得你最近跟我要這么多錢。你用我的錢買東西送我有什么意義?’呵,那一刻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我聽見他跟他爸解釋是我自己買的自己花的錢,但他爸很鄙夷的“切”了一聲。那一刻我真想奪門而出,我沒想到文西的家庭是這樣的觀念,但我怎么能呢?該有的禮貌我得有啊。”安青一臉的苦笑,又喝了一口酒。

  “后來的交談,簡直像在審犯人,我家在哪,有幾口人,都干什么的……要不是因為他是文西爸爸,我早發飆了,還能客客氣氣的跟他說話?”

  我啞然,作為外人,我真心沒想到文西的家庭是這樣的門縫里看人。

  “所以后來你們吵架了?”我問安青。

  安青嘆口氣,“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只能冷暴力,從他家出來我一句話沒有講。他發了信息給我,希望我不要介意,說他爸是他爸,他是他,我也明白,但心里咽著口氣,所以找你喝酒。”

  我一時竟找不到話安慰她,安青冰雪聰明,自己能處理自己不好的情緒,現在,她只是需要一個出口,我便陪她默然。

  后來,安青和男友的冷暴力整整持續了一月之久,無論文西怎樣,安青始終不應。

  事情的轉機是文西母親突然發病住院。彼時文西正和安青在圖書館面對面沉默,接了電話的文西臉色大變,沖出大門。安青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還是義無反顧地跟著文西。

  文西的母親是個溫柔賢惠的女人,心地善良,但是身體一直不好,常常生病。那天她在家打掃,蹲了半天,一起身,便昏了過去。

  安青和文西到醫院的時候,文西母親剛剛做完手術,昏迷不醒。醫生說,手術后六小時要一直不停呼喚病人,以防病人睡過去。安青看著文西母親,她一句話都沒有說,搬了個椅子,輕輕呼喚著文西母親:“阿姨,你不要睡啊……”看文西母親頭發凌亂著,又從包里掏出梳子,輕輕為她梳理,一旁的文西眼睛濕潤起來。

  大連私人偵探公司在文西母親住院期間,安青寸步不離地照顧著。后來安青對我說:“我看到他媽媽,就像看到我媽媽,不由自主地會心疼她,我媽媽身體也不好,我就把她當媽媽一樣照顧……”一直都不管別人情情愛愛的我,像警告文西般告訴他,要更好地對安青。

  照顧文西母親的事過后,文西父親對安青有了改觀,經常打電話給安青讓去家里吃飯。同時,跟安青接觸

打麻将游戏下载免费